画家王如何印象系列之三

2019年03月03日 11:26      中视一带一路频道

太 行 风 骨

——画家王如何与太行山水

王宝库(山西省人民政府文史馆馆员)

一方水土或者说一方土域环境酿造一方人物,一方人物又为一方水土或者说一方地域环境增光添彩。时势酿造英雄,英雄同时又顺时应势而为时代成型加味加料、加色加香。

以上所云,说出了人物成长乃至成才的两大重要因素:一曰时间,一曰空间,也就是所谓时空条件。

同一时代的人享有共同的时间条件而无差异,惟空间不同而已矣!由此可知决定人物成长的关键点乃是一方水土或说一方地域环境,此即有人所指称之“地理环境决定论”,有类中国传统文化的“风水”学说。

画家王如何印象系列之三

画家王如何的成长和成才,亦出乎此理而盖莫例外。

王如何与我是同窗好友,山西忻州原平人氏。对于王如何之所以成为画家王如何而没有成为其他,作为画家的王如何其画作所彰显的画风惟其独具而他人未有,我似有别样的感知和非常态的认识。

要认识王如何的画作,首先应当认识王如何其人。要认识王如何其人,自然需要跳出王如何其人及其画作才是正径,此即“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陈述的道理之要义与真谛之所在。

于是我想起了王如何自幼及长所生存的环境——其故里忻州原平市及其故里所在之山西省。忻州市是佛教圣地五台山的所在,原平市是五台山的外围,而五台山则是太行山脉的一个点位,太行山乃至山西省之所以称名曰“山西”的理由和依据。

自古迄今无论何人,只要生长在山西所在之三晋大地,或者是进入了三晋大地而目睹这一方水土的风物人情并且蒙受其滋养的外乡人,皆会在思维、举止乃至艺术作品中打上这一方水土的深刻烙印。即便伟人如毛泽东,诚如其在《沁园春》词不达意中所显现者,当他站在橘子洲头那一高度时,其所见使用权只能是被秋霜染红了枝叶的森林所覆盖的万山千壑,以及鱼儿在水里游、鸟儿在空中飞,所思所念只不过是同学少年的旧事和书生意气的挥洒。然而当他率领红军东征渡过黄河进入山西境内之后,站在大中国的第二台阶地太行与吕梁山上,饱览三晋大地承载着悠远历史和厚重文化的重峦叠嶂,当然会心胸开阔,眼界拓展,所见者乃是与湘楚大地风格殊异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以及长城内外、大河上下的雄浑伟岸,所思所念者则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与成吉思汗的伟烈丰功和数千年的大中华历史。

画家王如何印象系列之三

三晋大地位于五色土覆盖的中华大地中央方位的黄土高原之上,在黄河之东和太行山之西,境内山脉纵横,关隘重重,气势磅礴,阳刚雄健。如此环境,不会产生“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邝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和“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之类的小曲。

三晋大地所承载的文化,是“尧天舜日出斯地,晋韵唐风冠中华”的源远流长的农耕文化;是“雁门关外野人家,不植桑榆不种麻……六月雨过山头雪,狂风遍地起黄沙”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游牧文化;是“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的边塞文化;是“三边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的关隘文化;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墨,塞上燕脂凝夜紫”的战争文化;是昭君出塞、文姬归汉、边贸互市、彼此通婚“、”华夏匈奴共中国“的民族交融文化”;是“幽并重骑射,少年好驰逐”的尚武文化;是以上党太行为代表的“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熊罢对我蹲,虎豹夹路啼”的山地文化;是“佛土休将人境比,谁家随步得金莲”、“廓周沙界圣伽蓝,满目文殊接对谈”的以五台山为代表的佛教文化;是“碧瓦朱甍谱韶乐,飞檐翼角写华章”的古建筑文化;是“深入戏场小天地,看透天地大戏场”的北方高亢派戏剧文化;是“哥哥你走西口,妹妹我泪长流”、“想亲亲想得我腿发软,拿起筷子端不起碗。想亲亲想得我心里乱,煮饺子下了一锅山药蛋”的北国民歌文化;是“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的迁民文化;是“市场博弈谁称雄?海内首富数晋商”的晋商文化……

画家王如何印象系列之三

黄河、太行山、黄土高原这三个中华民族历史进程中至为重要的地理座标,皆与山西有地域之缘。这方热土对于中华民族的生成、繁衍、发展、壮大,发挥了生死攸关的重大作用,并且酿成了一种雄浑、伟岸、雄气、大气、虎气、龙气、霸气、王气的独特的地域文化。

王如何生于斯且养于斯,自五台山外围的大山沟里走出来,决定了他对三晋大地这一方水土所承载的大山的执着与酷爱是来自娘胎、注入灵魂、渗入血液而不可移易,王如何成为中国画坛太行大山水画派的领军人物似乎成了命运的宿定和历史的必然。

我和王如何这一代人的最大不幸是考上了大学却没有大力地求学、为志和志学,而是因着20世纪60年代中期爆发的那场以“文化”为徽号的“革命”耽误了学业,在长达5年的大学生涯中居然做了满5年的一年级而从未升级;我和王如何这一代人最大幸运是我们毕竟登上了大学的平台而小于我们仅一岁或者数岁、十数岁者却被剥夺了上大学的机会而只能以“知识青年”相称,我们避开了这个灾难性后果而与那些蒙难者不过仅止一年之隔或一线之隔。

不幸当然首先是不“不幸”,反言之才堪称“幸运”。上了大学本科美术专业而未学到“美”之“术”,对于我们大多数专业不对口的同学来说无关紧要,改干其他业务即可,好在我们那一代大学生是有着坚实高中文化基础的“万金油”。但是对于王如何来说,将他分派至专门搞美术创作和美术工作的省美术创作组,却真的是“大不幸”。大学五年生涯因为“不学”而导致的“无术”,如何堪当美术创作和美术工作之重任?王如何自迈出大学校门而初到工作岗位时的艰辛可想而知。

王如何在努力,而他所从事的工作仅靠努力似乎于事补益不大。幸运降临到他的头上,他遇上了带薪上大学复读而至浙江美院求学的机缘。因为内心谙熟为什么学、怎么学和学来干什么,所以此次求学王如何斩获甚巨而硕果累累,堪称其生命史上具有决定性和拐点意义的关键一步,揭开了他从艺作画史的新篇章。

我想强调的是,三晋大地太行山南端泽潞地界之沁水县,曾经在唐末、五代初出现了一位绘画大师,姓荆名浩字浩然,其画作雄浑高古,独步一时。他的绘画理论巨著《笔法记》所提创作和评点山水画的气、韵、思、景、笔、墨之“六要”艺术标准以及神、妙、奇、巧四个画作等级,放射着穿透时空的理性光芒。

荆浩大师的绘画理论与实践对后世中国画家的影响之巨无须赘述。王如何作为荆浩大师的山西籍老乡,对荆浩大师的崇仰、师从与效法更是无以复加。读王如何画作,人们会情不自禁地将今人王如何与古人荆浩进行比较而深切地感知彼此间的内在关联。

画家王如何印象系列之三

从某种意义上说来,王如何或许就是荆浩大师的历史回归与现实彰显。

喋喋罗罗,说了几多,尚未涉及王如何画作的艺术特色和相应评价,似乎离题万里,不着边际。但是用心品评,仔细琢磨,本文作者以上所言,其实已将王如何画作的艺术特色及其价值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本人评价王如何画作,曾经使用了漾溢着山西土话韵味之极致的四字评语——求糊莫测。话大概有些粗俗,然而窃以为实乃一语中的,恰到好处,或许堪称极尽其妙的“四字真言”。

所谓“求糊”,就是追求一种超凡脱俗的模糊境界;而“莫测”云者,乃莫测高深、难究其竟之谓也。

王如何画作,并不针对所绘物事的细枝末节进行细致入微的深入刻画,他只是抓住物事的形体特质和精神、灵魂而雄浑大气地去描绘他内心深处对此一物事的主观印象。

我评王如何画作,亦效法此公作画之神态而不进入他的某一作品去逐一点评,我只说我对他的绘画作品之整体印象。

绘画之妙谛,其实正在对描绘对象或物事的似与不似之间。抓住描绘对象的外貌特质和精神、灵魂而抒发画家心灵深处对此一事物的独特感悟和深刻印象乃要义之所在。摄影作品和绘画作品的差异在于:对于同一对象或者物事,摄影作品大多千篇一律;而绘画作品则是各具特色,不同画派的不同画家各有差别殊异的不同表现,以略肖其象而传其特质显其精神彰其灵魂者为至上佳作。

画家王如何印象系列之三

王如何作画的“求糊”,是超脱物象的“形似”束缚而首先追求一种恢弘博大雄浑伟岸气势的“神似”。

“气”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概念。大千世界,万物纷纭,其类众多而难以精准细密地划分,中国传统文化则高度概括地将大千世界划分为天、地、人三要素。

天、地、人皆以“气”之充盈为首要条件。地有土,遂有气,人生得于气,人死归于气,故风水学专著《葬经》有“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而为生气,行乎地中生乎万物……气行平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之说,风水学的要义遂称之曰“藏风聚气”。至于天,则无“气”而不成,故《淮南子?天文训》说:“故始于虚廓,虚廓生宇宙,宇宙生气。气有涯垠,清阳者薄靡而为天,重浊者凝滞而为地,清妙之合专易,重浊之凝竭难,故天先成而地后定……积阳之热气生火,火气之精者为日;积阴之寒气为水,水气之精者为月。日月之淫为精者,为星辰。天受日月星辰,地受水潦尘埃。”

至于“势”,风水学说将之划分为正势、侧势、逆势、顺势、回势五大类型。

说画评图,旁征风水学专著而博引《天文训》杰作,似又离题,实则未必。中国传统文化的形形色色,相互渗透而触类旁通,彼此并无不可逾越的藩蓠或障碍,能够相互沟通且可互为诠释与注解。天、地、人之气势融入绘画作画所用之气与势,适且宜也。

荆浩大师在其所著《笔法记》中说,作画之第一要务在“心随笔运,取象不惑”之气。这种“气”务必吸纳和汲取天地之精气,弘扬仁人志士之正气,才可渗入画作中而使其臻达神境而成为传世的神品。

王如何这条来自黄土高原佛教圣地五台山外围忻州原平大山沟的北方汉子,阳刚、雄浑、大气、霸气且充满豪气,这一点决定了他惯用的武器必定是呼呼生风的大刀或板斧而非纤细小巧的飞镖或绣花针,因而他的画作自当如他的个性那般不会有娘气的阴柔。河之东、山之西这方水土悠远的历史传承和厚重的文化积淀赋予他一双超凡脱俗的菩萨法眼,视物、取象聪颖而不惑。其心随笔而运,其笔随心所欲而为所欲为;心到笔到,笔传心声。他的画作一经问世,便会让观瞻者看到“删拨大要、凝想形物之思”的“制度时因,搜妙创真之景”的鸿篇巨制或尺幅斗方。其用笔之法“虽依法则”却“运转变通”,因而能够“不质不形,如飞如动”;其用墨着色以“高低晕淡”去“品物浅深”,因而能够“文采自然,似非因笔”。

美的三要素是色彩、线条、比例。王如何画作的色彩运用大胆而泼辣,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所云之“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空”之妙谛说了个透彻淋漓。大片的姹紫嫣红,不过是画家泼洒的过眼烟云,色片之间的“空”与“白”,才是物象的归宿和终极。他绘画不求“似”而但追“真”,以“气”和“韵”制胜。有鉴于此,所以王如何作画往往隐物象之迹而立其形,挚意追求“备遗不俗”之神韵。荆浩说:“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者气、质俱盛。凡气传于华,遗于象,象之死也。”王如何作画谨遵大师遗训,不求形似而追求气势、特质之神似和本真,以传其神韵居色彩、线条、比例三要素之上为依循。

画家王如何印象系列之三

由于山西这方水土的莫测高深,导致王如何及其画作也显得隐隐绰绰而莫测高深,这就是本人评价王如何及其画作在“求糊”一词之后追加“莫测”二字的理由之所在。

王如何外表冷酷,内心热忱;看似严肃,实则活泼;似乎只知作画,实则也懂音乐;长了个美男子的形象,却没有“宁要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在学校就会拉手风琴,偶然兴之所致,能在大厅广众吼几声山西民歌,显得极朴实、极沧桑、极纯正、极地道。说话用语朴实无华,甚或有几份民间百姓的“土”或“俗”,有时却会有一语既出满座皆惊。心血来潮,也能弄若干七言八韵律诗绝句之类来凸显风雅。漂亮脸蛋却沦为资源的闲置与浪费,面对美人或对他有些心仪的靓女,他总是冷冰冰地如没心肝的木头人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开会或外出与他同室而居,他打开话匣子,能弄得你一晚上不能入睡……此公为人之莫测高深,盖世无双而无出其右。

山西号称“中国古建筑博物馆”,就木结构古建筑而言之,自唐迄清代代皆有而一链不缺。山西的古代建筑或在深山,或居闹市,或轴线分明左右对称,或依山就势高下叠置,或因岩石结构曲径通幽,本身就是一幅画,抑或一首诗,甚至一曲歌;是历史的叙说,是文化的彰显,是哲学的思辩,是艺术的张扬,是佛性的阐释,是禅意的讲解,是儒的中庸,是道的灵性……王如何耳濡目染故乡故土的这些衡世珍宝而心领神会,他的画作于是有了莫测高深的诗韵歌味、佛性哲理、历史长度、文化厚度、道的奇奥、禅的诡谲。

他的画作满溢阳刚雄浑而非“纯阳”蕴涵“少阴”,正如太极图阴阳鱼所诠释的那般神秘莫测。那是他在浙江美院求学所获江浙海派文化浸染而将海浙文人画派的水墨洇晕、用笔柔和巧妙融入雄浑壮阔的大山大水画作中而使然。

王如何的画作追求本真,近乎大美,涵有大善,真、善、美渗入画作而令人参之不透,玩之有味,神奇莫测。

王如何画作有如荆浩,所绘声绘色山水画大多是仰面而起,壁立千仞,上突巍峰,下俯幽谷,四面峻厚,气势磅礴,乃全景式鸟瞰构图之大山大水,力图表达无地无极、宇宙大化之壮观景象。

中国传统文化所云之“大”,非指体量、尺度,而实在是一种聚“气”成“势”的“场”效应。就建筑而言,将人民公社大食堂、洛阳拖拉机制造厂的车间厂房满盖地球表面也仍旧是不够大气的小制作;类似北京天坛祈年殿那样的建筑,即使只是独自兀立的单体亭阁,也显得大气凛然而令人崇仰,那才是货真价实的大气动作和大气制作,大而伟哉!王如何的画作,正是具有聚“气”成“势”之“场”效应的大家风范和传世杰作。

王如何画作横涂竖抹而不拘一格,在他人则可能是乱笔,于他本人则成神韵。“乱笔”与“神韵”之间不过一线之隔,成败近在咫尺耳。诚如佛和魔之区隔,不过在一念之间。一念归正则涅槃成佛,一念偏邪则沦落入魔,其尺度之把握,非大家则不足以臻达精准和极至。

画家王如何印象系列之三

山水横幅

我们说王如何所绘太行山画作堪称荆浩式的大山水画,除了画家的主观意念之外,太行山本身也促使画家难为细腻精巧的小制作。

太行山是中华大厦的栋梁,乃中华民族的脊骨。每逢天下大乱,必定是出自太行山上的雄兵问鼎中原而终成一统。这山这水太雄宏了,太壮阔了,太阳刚了,太伟岸了,太历史了,太文化了,太神奇了。它是一座具有悠远历史脉络和厚重文化传承的大山,你不应该或许也不可能将大太行画为小山水,这就好似你不可能画大象为蚂蚁、画布达拉宫为四合院之道理一样。反之,面对西施、王昭君、貂婵、杨玉环,你不可能将她们描绘为叱咤风云的花木兰;面对岭南和江浙山水,你不可能将它们描绘成天山、昆仓山、喜马拉雅山。此即“取象不惑”蕴涵的道理之所在。

太行山是有风骨的大山,自太行大山里走出来并且绘制太行大山水的画家同样具有如太行大山一般的雄风傲骨。

热忱期待王如何不是单枪匹马陷入敌阵横冲直撞的孤家寡人和匹夫猛士,他应当而且能够作为中国北方画坛太行大山水画派的领军人物而组建一彪人马驰骋画坛疆场,以群体的力量彰显团队的精神,如历代关键时刻横空出世的山西英豪那般率领太行山上的好儿男冲出娘子关、天井关、雁门关而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使现而今显得多少有些寂寞的山西画坛掀巨涛而卷骇浪、响惊雷而起霹雳,弄出一番响动来,惊天动地,沸沸扬扬,余音绕梁,长久不自。

王如何?何如“王”?以乾远之“一”贯天、地人之“三”者,王也。

面对王如何君,吾人将拭目以待。

2014年正月初六日于并州大卤般若斋

画家王如何艺术简介

画家王如何印象系列之三

王如何(谷声):1944年生,山西原平人。斋号云中北屋。山西画院专业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山西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山西作家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国民盟中央美术院理事,中国书画艺术委员会艺术委员,山西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副会长,世界和平书画展艺术委员会主任委员。

1969年毕业于山西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1985--1986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深造研修一年。

1970年开始,先后在山西省人民文化宫、山西省美术创作组、山西省美术工作室、山西省美术院、山西画院一直搞美术创作。作品入选第六、七、八届全国美术大展,曾获文化部、中国美协及省级以上美展奖项多次,获山西省政府颁文学艺术创作特别奖,世界和平书画展交流大奖、金桥奖,杰出作品奖。2003全国书画院百佳书画家,2007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首届人类贡献奖文化艺术类奖项评审中荣获“人类贡献奖文化艺术类美术金奖”,2009中国书画艺术百杰称号,2012入编“大不列颠艺术家百科全书”,被联合国国际艺委会评为“2012最高艺术传承人物”,入围中国书画黄页网、中国艺术人物网、中国书画名家研究会2012年度文化艺术类最高荣誉“中国金蛇奖”。

王如何画路颇宽,尤擅长中国画山水、人物、花卉、并工写兼能。多幅作品被国内外多家博物馆、美术馆等收藏。个人传略及作品入编《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当代美术家图录》、《1949--1989中国美术年鉴》、《中国文艺家传集》、《中国文艺界名人录》、《世界华人美术家年鉴》、《山西文艺创作50年精品集美术卷》等数十种典籍、画册。出版有《近现代中国画名家画谱-王如何山水画》,《共和国60位国画大家精品集—王如何》,《国画大家王如何》,《书画典藏—王如何》,《江山如画—王如何精品集》《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王如何》。

责编:新法

聚焦视频



代孕|北京代孕|武汉代孕|代孕|武汉代孕|深圳代孕|武汉代孕|代孕|武汉代孕|代孕|捐卵 |代孕网|武汉代孕|武汉代孕|捐卵|武汉代孕|代孕|武汉代孕|代孕|代孕网 |武汉代孕 | 广州代孕 |捐卵|上海代孕|代孕公司|武汉代孕|武汉代孕 | 捐卵|代孕中介|代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