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之先生,真古人也!

2019年08月10日 19:14      中视一带一路频道
   敬之先生,真古人也!
  处世何也?实为处人。而处人者,贵在得人。我之谓得人,不必"藏于己",相遇相得而已。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真正能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彼此理解、欣赏,快然相处,虽一、二日之短,也足以极内心之娱,信可乐也。而这样的人物和际遇,终其一生,即使百岁,也不过寥寥数人数次,而已。

敬之先生,在拙眼看来,实为一奇人。我之谓奇人,首先是其性情之真。这在当下,是很稀缺的资源,是极难得的人品。

敬之先生性情之真,首先是真爱国。先生作为当世鑑赏大师,名扬海内外,却能在欧美洋人面前,以上国高士,居高临下,将国学注入鑑宝,数国粹如数家珍,鑑玉器能化金为石,又能点石成金,每每使夷人目瞪口呆,大惊失色。对这些故事,我听后对先生在洋人面前表现出的气度、风彩和自信,佩服有加;对其在国际交往中长我华夏古国之志气,灭蛮夷之威风的效果,大呼过瘾。这些行为言论,非对传统文化学养之厚,爱国之深者,不能为之,更非当下某些崇洋媚外的人物,能望其项背。爱国,在敬之先生乃有深厚的传统文化作底蕴,早年曾师从王驾吾先生研学墨子,涉猎经学,更得到姜亮夫、沙孟海、林散之等多位大师的栽培、提携,甚至与其成忘年交。这样的根基和阅历,其内心能不爱国之深?

其次,先生性情之真,乃在于爱人。子曰‘仁者爱人’,惟仁者乃能真爱人。真爱人,乃必有真性情,则与人交往,首先是择人,必能放下身段,交之以心,则富贵穷通,置之度外,古人叫倾心结交。文人之间,较为多见。

大约四、五年前,我刚从杭州师范大学退休回京不久,与一姓杨名杰锋的青年才俊有一两面之交,性情向投,相互印象不错。而人以群分,想必此人与敬之先生也有忘年之交,大约在先生面前也没少为我吹嘘,于是某日接电话,说陪敬之先生来访。先生大名,央视鑑宝,连年轰炸,无人不晓。我虽不大看电视,毕竟对先生大名,也如雷贯耳,当即表示热烈欢迎。那次会面,先生赠我两本刚出版的书法作品集,其中之一是毛泽东诗词,弥足珍贵。宾主相谈甚欢。我与先生相比,可谓藉藉无名,故对先生性情之真,颇有感触。

再次,敬之先生为人,其性情之真,以至于诚,其为人真诚二字,乃以行动书写,并不容易,当下社会,弥足珍贵。我之为人,不免疏阔,各忙各的,对先生有失亲近。然此次啸天书院大讲堂一事,先生一诺无辞,除亲题匾额,为书院增辉之外,更趋车数百里,不顾鞍马劳顿,亲临现场,剪彩致辞。更有一桩令我敬佩和感动的是,鄙人所作"二十一世纪中国所需要的儒学‘,题目固然重要,但毕竟才粗学浅,卑之无甚高论可也,而时值盛夏,先生乃以七十四岁高龄,端坐前排,与我相对,竟能全神灌注,目不转睛,也不眨眼,两个小时下来,面无倦色,谈笑风生,一如平常,令我暗自感佩不已。

最后,我要说的,敬之先生性情中人,其性情之真,还在于真风雅之人。此次活动,送先生下榻乡间木屋,一房两室,告以与我相临。先生乃脱口而出:‘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我当即接道:‘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言罢二人相视一笑,闻者婉尔。其人乃风雅如此。

敬之先生,其何人耶?非古人欤?真古人也,古士人也,古贤人也!

郑彪教授简介:

 

 

郑彪,字啸天,浙江金华人,1953年生。研究员、经济学博士,现任国际儒学联合会会员、北京《东方思想库》主笔、《察网》专栏学者、搜狐网入驻学者,曾任中国经济规律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理事、中国苏联东欧学会理事、海南省社科联委员等。多年来主要从事政治经济学、世界经济学、国际政治学、地缘政治学、比较文化和软实力等 学科领域的研究,幷密切联系世界变局和中国改革的进程,在有关学科领域提出了较为系统的思想、理论、创新型观点、方法和有关政策思路,出版和发表了大量专 著、论文以及网络文章等,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被誉为近年来国内有代表性的创新学者之一。近年来转向主要研究中国传统文化。主要专著:《论语今解》(2018年10月完稿,待出版)《世界变局与中国前沿》(中国经济出版社2012年版)、《中国软实力:决定中国命运的两种思路》(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0年版)、《中国国际政治经济学》(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年版),其中《世界变局与中国前沿中国》于2012年7月被圈定为中国国有资产管理委员 会干部用书。现居北京。

最新资讯